vapormoooon🌙

为你的青春期应援

他怔怔地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烦躁的抓着头发的田柾国,空气中流动着的尴尬和压迫感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地没法儿再待了。
他从沙发上站起,抓起桌上的手机,径直走向门口换鞋,走之前又突然愣了愣,那股委屈劲和挫败感一下就上来了,鼻子一酸。
本来就是,他闵玧其也没做错什么,好不容易真正用上心肝子对待了就被牵着鼻子走,他也有朴智旻金硕珍这群狐朋狗友关心他宠着他呀,何必来这里受一个小毛孩儿的委屈。
既然都不信我,那又何必让我说呢。
他耸了耸鼻子,拿起手机就噼里啪啦打起字,泪珠子也噼里啪啦掉在屏幕上。打完按了发送的按钮,就开门离开了,把门关得震耳欲聋。
田柾国被这声音惊到,还没回过神儿,就听到桌上的手机发出短信独特的提示音。
闵玧其的。他拿起手机,划开屏幕,短信只有简简单单五个字。
我不玩儿了。

朴智旻记得有一次深夜,闵玧其高兴带他们去路边摊儿喝酒。喝到兴头上就不知道怎么说起了田柾国。朴智旻好奇,问他田柾国在他心中是什么地位。
闵玧其当时手一拍在朴智旻的肩上,差点没把他拍在地上,他低着头想了很久,想到朴智旻都被凌冽的寒风吹的酒醒了大半,才慢慢吞吞地开口:
“说出来有些肉麻,但确实是这样。我看过一本书,那里边的爷爷对孙子说,他就是爷爷的心肝子,肺叶子,眼珠子。我觉着这串比喻特顺口生动,也就记住了。
"田柾国这混小子吧,对我来说,大概也就这样啦。”
他又摆摆手:“我喝醉啦,这话你可别信啊。”

他突然站了起来,眼圈红红的,眼睛却直直地毫不掩饰往闵玧其盯,里面分分明明是少年的迷惘与委屈。
“那么我该怎么做呢,玧其哥?”
“你告诉我。”

他眼圈红红的,身上的气势却像是小豹子一样。
他烦躁的摆摆手,掀起帽子理理头发,再把帽檐转到前头来,压低让田柾国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累了。”他开口。醉酒般的嗓音中是显而易见的疲惫。
“你滚吧。”

《抱抱他》〔完结〕现实向

SanS0604:

#  


闵玧其X田柾国


第一次写现实向,讲真很难写,怕OCC也怕自己不喜欢


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写 因为最终还是没能够写出我要的感觉来


并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 很乱很杂


就酱,食用愉快™


#


凌晨五点。


 é¦–尔春季的夜晚,微微的热风跟随身侧,一行人分了两辆车坐定。 


金南俊笑着拉下车窗对还在等候的粉丝挥手,说今天辛苦了快回去吧。尖叫有些喧哗,夹杂了各个国家的惊叹词,金南俊礼貌的关上了玻璃。


 ä»Šå¤©é—µçŽ§å…¶æœ‰äº›ä½Žæ°”压,金南俊坐在前座看了眼后视镜里的他,他双手环胸疲惫的闭上了双眼。


金硕珍抱怨了几声今天彩排太多次肌肉酸痛,回去让田柾国给按按,这小子休息一天也快好了。


闵玧其却闷道:“别折腾他,回去睡会儿。”


金硕珍有点无可奈何的砸了下嘴:“呀,我只是开玩笑。”


”嗯。“


闵玧其不再答话。


金南俊又看了眼闵玧其,却在后视镜里对上了眼,两人隔着透视镜交接视线,但闵玧其很快就合上眼休息了。


意味深长的一个眼神,有点像是警告。
金南俊低头玩手机想道。
“哦对了,之前是误诊。“经纪人在红绿灯停下时突然道:“柾国只是扁桃体发炎引起的高烧,昨天休息应该今天上舞台没了什么问题了,本来打算再让他休息一天,可那小子你们几个懂得,劝不住。”


“工作和身体你们要懂得调节,不论出于什么原因,耽误行程也是不负责任的,田柾国那倔小子我不多说什么怕他多想,你们做哥哥的要多提醒着点。以后还是那句话,处于上升期累点很正常,身体上有什么不舒服立马和我说,能调整的尽量我们几个经纪人会去完善。”
红灯闪成绿色,经纪人启动保姆车又对金南俊道:“回去睡四小时,中午有个电台下午打歌晚上还有签售,这时候别再垮了谁。”
“嗯好哥。”金南俊应道。 
回去的时候另一辆车上的三傻还没到宿舍,拖着疲乏的身体,金南俊进到洗手间卸妆,闵玧其拿着换洗衣服突然出现在门边,他道:“换一下房间。”
金南俊还没答应,闵玧其就走了。
多年的默契让闵玧其不用多解释,金南俊就能理解,他怕自己的呼噜声太大吵到田柾国休息。
你太偏爱这小子了,闵玧其。
金南俊动了动嘴巴但也没说出口。
有些事多说反而无益。


#
金泰亨他们回到宿舍的时候,闵玧其已经快速卸过妆洗完澡。
闵玧其看他们三想去看田柾国开口道:“他还在睡,有什么事白天再说,你们也抓紧时间睡一会儿。”
目送三个人听话的回去,闵玧其拧开田柾国和金南俊房间的把手。
屋内一片黑暗,窗帘紧闭,空气有些沉闷。
闵玧其摸索着去金南俊的床还是被脚下的鞋盒绊了一跤,跪在地板上疼的闵玧其轻声爆了句粗口直翻白眼。
“哥?”
田柾国喑哑的嗓音听的闵玧其心一紧,他利落的爬起来道:“是我。”
屋内一时安静,就好像被谁抽走了空气。
“玧其哥?你怎么来了?”
闵玧其走到下铺金南俊的床上躺好,拍拍被子理所当然的道:“金硕珍打呼噜,我烦。”
这个谎话太假了,田柾国笑了笑,道:“可是哥我生病了啊,会传染的。”
闵玧其不搭理他,默了两秒道:“是pabo吗,扁桃体发炎怎么会传染。”
“对奥。”
听田柾国恍然大悟的语气,闵玧其觉得好笑,在黑暗的空间里勾起了嘴角他盯着头顶上的上铺床板思维有些涣散。
“哥我已经退烧了,下午的活动我们又可以一起了。”田柾国语气都是满满的开心,突然又道:“太遗憾了初舞台啊,都等了这么久。”


“哥,明天录制不知道能不能拿一位,我想为阿米表演完整的舞台啊。”


闵玧其听他叨叨絮很久,他不答话田柾国以为他睡着了试探了两声闵玧其除了匀称的呼吸都没有任何反应。
他叹了口气道:“哥骗人。”
闵玧其突然道:“我骗你什么了。”
吓了田柾国坐了起来:“啊没什么,哥你怎么还不睡,我我打扰你了?”
“结巴什么。”闵玧其难得看到田柾国这样吃瘪的样子,忍不住逗他:“欠你一个拥抱?”
没想到田柾国还真的说:“嗯,抱抱我。”
闵玧其挣扎了一会儿,本来就是粉丝问的问题,他当时什么也没多想就是,一连想田柾国病怏怏还故作坚强的笑着说没事,他就想抱抱他,保护他。


但现在疲惫的身子深陷被子里的舒适打败,而这小孩还挺活跃,吵得他脑仁作疼,闵玧其哼道:“不想动,累。”
没想到田柾国掀开被子从上铺翻了下来坐在床边,他俯下身子隔着被子环住闵玧其的脖子,毛绒绒的脑袋耷拉在闵玧其的肩脖。
小孩因为生病有些蔫,闵玧其忍了忍,还是抽出手摸了摸他棕栗的顺毛。
手感很好,让闵玧其想起了奶奶乡下的那只小白狗。
“哥,你生我气吗?耽误大家行程。”


闵玧其推了推他打开被子意思让他钻进来,田柾国有些惊讶,随即开心的露出自己的小兔牙。


“田柾国,你别把自己想的太强大。”


两个男人挤在1.2米的床上几乎没什么距离,田柾国体温高,闵玧其靠着很舒服,他用那副有气无力的醉嗓喃喃道:“以前我总觉得得努力努力做到最好,前年盲肠去年晕倒,我才明白有时候一点的妥协不是认输,任何人都不是毫无弱点的。”


“你不是黄金忙内。”闵玧其眯着眼似乎快要睡着:“你只是田柾国,会生病要抱抱的小孩。”说着闵玧其自己都笑了出来,他伸手摸摸田柾国的头发:“整理好了就睡,别想已经发生的事。”田柾国太暖和了,烘得闵玧其快要融化,没一会儿就困得眼皮打架。


田柾国侧着头一直看着他,手指不乖的抓住了闵玧其的手指,缠绕在一起。


“哥,我知道了。”


“烦,别动。”闵玧其用气音训斥他,没什么严肃的意思倒是有点软趴趴。
田柾国听话只是抓住闵玧其的手侧在枕头上也沉入睡眠。
他做了一个梦,梦到很久很久以前,他在得到声乐老师的批评后,一个人坐在公司的安全通道的楼梯上,闵玧其拿着能量饮料坐在他身侧。小小的他渴望闵玧其对他的安慰,而闵玧其满不在乎的道,嗯你唱的不好还要继续努力。
田柾国没去埋怨他,但是那种心里的莫名的难过让田柾国或多或少的激起了胜负欲。
几年后他长大了,看到闵玧其仍然用这个方法去激励新的练习生,才明白了自己的努力有一点私心是为了谁,渴望得到谁的认同。
#
田柾国睁眼是金南俊找衣服的背影,他条件反射去看身侧。
空无一人。
金南俊看他还在发呆便道:“醒了快点去洗漱把药吃了。”
田柾国有点失落,应了声就套了件衣服起床了。
刚出门就和对面一样鸡窝头的闵玧其打了照面,田柾国一脸傻笑,闵玧其也不可察觉的勾了嘴角。
餐桌上的朴智旻和金泰亨一下就冲过来一通乱揉田柾国的头发,一边训他一边还心疼的捏了捏他的脸说瘦了。
一通打闹后田柾国再去寻找闵玧其的身影已经找不到了。
似乎还需要说些什么。
田柾国还没有从梦里的情绪中脱离出来,他迫切的想要多看看闵玧其,证实一下闵玧其现在对待自己的态度。
不用说通,一些隐藏的眼神,克制的拥抱就能看穿,大抵是互相喜欢的。
闵玧其拿着温开水走到田柾国面前的时候,他还在选衣服。闵玧其没说话,把水递到他面前。
田柾国接过来喝了,甜甜的还有蜂蜜的清香。
闵玧其没有走开,指着短袖的白衬衫:“不行。”
“可是努那让我……”
田柾国没说完,闵玧其就走开了。
“这是工作,哥。”
闵玧其顿住了,他说:“哦,那你待会把维生素b吃了。”
谁也不是小孩子,心疼也好,担心也罢,什么事该做的什么事劝不动,都明白的。


闵玧其还在思考自己最近是不是太过关心小孩,态度强硬过分了,就听到后方换好衣服的布料声。


“哥,抱抱我。”白衣少年在闵玧其快要跨出门的瞬间张开双臂道。


闵玧其回头看了他一眼,骂道:“又犯病了。”但是嘴角的弧度已经融化世间所有的冰雪。


房外金泰亨和朴智旻不知道又因为什么事争吵起来,郑号锡一脸睡意朦胧让他们安静点,金南俊和金硕珍对今天打歌时的采访台词。


闵玧其有时候也会回想过去,未出道的迷茫惊慌,出道后的迷茫惊慌,大致是不一样的。


他转身对着田柾国不可一世的昂了昂头张开双手道:“来。”


可,一样的是身边这群人未曾变过,得到和失去,殊途却同归。


拥有现在,活在当下。


-END-


小窗口放着演唱会写的,感慨挺多但是不知从何说起。


아프지 ë§ê³ ã€‚

倒刺(最终章)

南雎:

倒刺(十二)



他们的序曲,十年前就已奏响,
他们的爱,却是无言歌。



谁也不肯妥协。
两个人在费城越来越深的夜里相向而立,像是两座逐渐风化的雕塑。
转身清楚的看到田柾国的那一刻,闵玧其的眼里好像进了沙子,不可抑制地疼痛起来。
几个月不见,兔崽子好像又长高了。
准备高考很辛苦吧,好像又瘦了很多。

凉风习习,闵玧其只穿了件薄T,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田柾国依旧一动不动。
最后还是位看起来是工作人员的黑人大婶清场,提醒他们再晚点就没有公共交通了,路上不安全。
闵玧其对她道谢,转过身看见田柾国向他跑来,像从前的无数次一样。
闵玧其冷笑,心说装逼装完了终于肯过来了。结果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就挨了臭小子一拳,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田柾国你他妈的胆子大了敢打你哥!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打一架再说。
闵玧其站起来一拳还回去。
一拳委屈,一拳怨怒,一拳哀切。
宣泄的恐怕不止愤怒,还有不解,想念,绝望。
直到田柾国狠狠地扣住他的脑袋吻上他的双唇。
汹涌的情绪找到了新的发泄方式,闵玧其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然而一种更强烈的欲望攻占了他的理智。
管他呢,他想,流血有什么好在乎的,甚至杀了我,也是可以的啊。
田柾国,只要是你,我都没关系。
他回应着那孩子近乎粗暴的吻,将环在对方腰上的手收的更紧。
说真的,我好想你啊。


直到快要站不住,两个人才停下来。
田柾国一言不发,喘着粗气盯着闵玧其。
闵玧其抬手擦擦破了的嘴唇,扯着他去了最近的一家motel。
打开房门,两个人几乎是摔着倒在床上。
两个男人的爱欲太过直接。
释放最原始的兽性,与其说是一场欢爱,倒不如说,是一场血腥暴力的献祭。
把自己献给对方,除了爱以外我们一无所有。

田柾国挺身而进的时候,闵玧其猛的揪住了床单,四个月未曾做过这样的事,他已经有些生涩。
“他妈的……疼……”
田柾国完全没有在意他的反应,一刻不停地在他身上烙下属于自己的印迹。
闵玧其的眼前是一片红色的雾气,殷红似血,迷蒙,疼痛,又妖异。
整个房间里充斥着独属于田柾国的味道,闵玧其觉得自己像是抱着一根浮木漂流在海面上,浮沉间整个胸腔满满都是那人的气息。
疼痛和欢愉如藤蔓缠上他的身体,本能地想要挣脱,却被田柾国扣住他光洁纤细的小腿,手上的薄茧触到冰凉细嫩的肌肤,惹得他一阵战栗。
“不行了……停下……”
他痛苦地呻吟,双手却始终未曾挠上田柾国的后背。
田柾国抬眼看他,眼中不是以往温柔的水光,而是锋利的,冰冷的,如同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
闵玧其承受着愈加激烈的冲撞,闭上眼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这残忍的缠绵,总该是甜蜜大于疼痛的吧。


一场淋漓的情事过后,闵玧其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床上。
模糊中听见房门开合的声音。
即使闭着眼睛,也知道他已经不在这里,独属于他的气息淡了。
对闵玧其而言如同空气一样的存在,就这样消散了。
他打了个呵欠,骗自己眼角的湿意只是生理泪水。
只不过他清楚地知道,这次醒来,阳光下不会再有人笑着牵起他的手,对他说跟我回家。
睡吧,晚安。




费城国际机场,凌晨四点。
黑发的亚裔少年拨通电话,语气疲倦,
“妈,帮我订最近一班飞机回去吧。”
“那就从芝加哥转机好了。”
“嗯,一张票。”
最近的航班是上午十点。
田柾国等不及想逃跑,一向果敢的他也不能明确地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满脑子都是闵玧其,微笑的闵玧其,冷漠的闵玧其,流泪的闵玧其。
即使你是我唯一的选项,我也无法轻易做出选择。
反复地锁屏,又解开。
他盯着明明灭灭的手机屏幕,像是窥着心里的火苗。
要么熄灭,要么重燃。
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



闵玧其在晨光中醒来。
天光大亮。
枕边空空落落,他闭上眼又睁开,结果没有任何不同。
他苦笑,扯动嘴边的伤口,疼得眼前一片模糊。
田柾国,你让我永远记住你的办法,就是飞十几个小时过来睡我一觉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吗。
更绝的是居然全程一句话都没说啊,混蛋。
手机震动,您有新的短消息。
他撑着酸痛的腰伸手拿过手机,
“航班号KL897……”
片刻后再次震动,简短的五个字,
“玧其,对不起。”
是田柾国的母亲。
他愣住,反应过来立刻穿好衣服下楼,路过前台时匆匆丢了一百刀,不顾在他背后叫着“Your change and receipt,sir”的褐发女人,径直推门出去。


上了计程车,他连说话都在抖,好不容易才说清楚去机场,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大叔却神色古怪地多看了他几眼,他这才发现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狼狈。
衣冠不整,面容憔悴,脖颈和锁骨上清晰可见的红痕。
他尴尬地扯扯领口,语气恳切地催大叔再开快点。
抵达机场,跑进航站楼,闵玧其疯了一样冲向检票口,几个安保跟着他狂奔,终于拦住他。
“Sorry sir. But you can't get in.”
如梦初醒,他抬头看向航班显示屏。
没有“ Fhiladelphia→Chicago ”。
时间是十点刚过五分,由费城飞往芝加哥的航班,已经起飞。


走出航站楼,一阵热浪迎面扑来,闵玧其觉得冷,冷到了骨头里。
我大概要死了吧。
他走到角落,无力蹲下,头埋在膝盖间,深深吸气,潮湿的水汽从紧闭的眼角流下。
你他妈的就只会哭,闵玧其你他妈就是根废柴。他骂自己懦弱,最终却停止了这毫无意义的谴责。
错不在他,恶局的种子很久以前就已种下。


他想起那个冬日的下午,俯身看着他的少年,目光柔和又坚定,让他只想溺毙在那片深海中。
“这一次我不想叫你哥,闵玧其。”
“回答我。”
“Now or never.”

闵玧其抬头看着带走那家伙的蔚蓝天空,嘴角的弧度优美又哀伤,他哽咽着,低头伸手拭去不停涌出的咸涩液体,终于给出迟来的答案。


“Now.”










一双AJ3停在他面前。
他缓缓抬头,视线缓慢地上移,他终于看清了那人的脸。
那人的笑脸在蓝天下闪耀着,圆圆的胡桃眼微微眯起。
四个月来,他第一次听到熟悉的声线,清脆且柔韧,“我可是特意为了哥穿了AJ诶。”
“为了报答我……”小王子找到了他的玫瑰,再也不愿放开。
抱住他最珍贵的宝物,田柾国轻嗅着闵玧其的颈侧,像疲惫的旅人终于抵达终点,离家多年的游子重返故里,孤独的少数派找到命定的伴侣,满足得只剩下叹息。
“你不能再离开我了。”
“哥,我就是你的倒刺啊。”


欲拔不能,你唯一的选项,就是我啊。



——END——

被窝,暖气,热水与你

Moning:




轻轻打开门又阖上。行李箱轻巧地推到玄关一侧。带着些冬天的寒意,朴智旻摘下裹得厚厚的大围巾。
环视一圈明显没有生活气息的屋子,朴智旻撇了撇嘴。
该怎么说那个家伙。
换上鞋,顾不上去收拾也没装什么东西的箱子,直接去开了老年line的房门。
噢凑,我怎么一点儿不意外呢。对着上铺那个大包心里无奈的朴智旻。
整个屋子透着一丝丝寒气,挪到暖气扇旁边发现暖气被调到了中间档位,以及窗户还透着点儿缝。
哥你能长点儿心嘛。
关上窗子把暖气调到最大,又轻手轻脚出去了。

果然在朴智旻收拾好东西的半个小时之后,一个白中泛黄总体绿色的melon脑袋从房间里探了出来。
“回来了啊……”
噢凑不是我回来了你能被暖气热醒嘛哥你有没有按地球时间过活啊。
“水在这儿。”依旧是无奈的语调。看着眼睛半眯着晃过来的闵玧琪还是换上了(真)毕恭毕敬的语气。
“热水晾好了,哥你要嘛。”
满意的接过杯子把自己扔在朴智旻身上靠着,顺手牵过朴智旻扔在沙发上的外套扣在了自己身上。
“不要进屋就脱衣服,暖气还没热呢,会感冒。”
抱着保温杯嘬热水。浑身上下散发着睡眠的气息,偎着闵玧琪的朴智旻都开始打了哈欠。
“哥你不会睡了两天吧。”
“差不多吧。昨天写了半首曲子,实在没灵感就睡了。”
“……昨天几点?”
“一点。”
噢凑,这哥睡了快十三个小时啊。
“哥,睡多了会得软骨病你知道嘛。”
“已经得了。”
真是言简意赅。
有一口没一口喝着水,意识反而清醒起来。
朴智旻这小子提前跑回来不好好待家里享受假期是要怎么着啊。
闵玧琪放下杯子用外套把自己裹紧了些。虽然客厅有暖气但是自己也只穿了个长袖和大裤衩,加上畏寒,整个人手脚蜷缩啊简直。
注意到闵玧琪的动作,朴智旻抬手环上闵玧琪肩膀把人抱进了怀里。
这姿势真是perfect!
无力吐槽朴智旻的溢于表情的内心活动,闵玧琪挪了挪靠上了朴智旻的胸口。
真是别扭的姿势。
可还是维持了那么一会儿。


朴智旻因为坐了车的缘故,加上暖气足,已经打起了瞌睡。而闵玧琪长时间睡眠醒来,脑子已经十分清醒了。
这小子,也没有必要提前跑回来吧。虽然自己是懒得回家辣,但还是会遵守承诺好好吃饭的好嘛。况且硕珍还留了些可以微波的东西给自己呢。
回来了也一句话不说。用了那么个办法叫醒自己,讲真在他进门那一刻自己就已经醒了好嘛,随着升高的温度热到不得了从被子里爬出来才发现人在客厅。噢凑你不应该坐在硕珍床上一副“牙巴里”的表情嘛。
闵玧琪啊,内心活动真丰富。
挣开朴智旻的手臂坐起来,还迷糊的人惊醒来哑着嗓子问怎么了。
“床上睡去。晚饭出去吃。”


乖乖爬起来去找睡衣,咕哝着要去睡闵玧琪的床,朴智旻爬上自己的上铺。
噢凑这整齐的被子,这规矩摆放的书和记事本。哥你有多想念我啊。
扒好衣服迅速躲进闵玧琪温暖的房间,果然有个人已经坐在床上玩手机了。
玩手机玩手机,随时玩天天玩,噢凑。
“哥你想我嘛。”顺理成章爬上闵玧琪的床挤到人身边,顺手抽走情敌扔一边儿。
“干嘛……”标准嫌弃脸。
“哥你要闻着有我的气息才能睡嘛。”
噢天,少年你可以再恶心点。闵玧琪的内心活动溢于表情。
“我只是在号锡床上找我的歌词本,顺便坐在那儿写了会儿歌。”
那干嘛一定要爬我床上睡啊,你辣么懒不应该直接把号锡或泰亨的被子一裹就睡了嘛。
“果然……”朴智旻看着这口是心非也是没sei的boy,最终决定抓紧时间睡了他。
“我要闻着有哥存在的空气才能睡辣。闵玧琪你躺下。”
话这么说……除了睡觉你还敢干嘛。
闵玧琪翻了个标准白眼,把被子扔到了朴智旻头上。


虽然个儿不高(划去),一张一米多的床对两个人而言也是有些小。为了解决问题自然是抱在一起最好。
于是闵玧琪搂着朴智旻忍受着对方把脑袋蹭到自己锁骨中间找位置,腿还卡到自己腿上夹住。喂,你是树懒嘛。
“闵玧琪,我发现这两个晚上虽然有爸爸妈妈还有弟弟陪着,但我也很想你诶。没想到你居然都可以抵消掉爸爸妈妈的一部分诶。”
“……嗯”
“不应该感动嘛。”
“感动。”还是小孩子啊。
“那哥你不表示什么嘛。”
思考了两三秒,明白这是个索吻要求的同时又不太想承认自己就是想这么做,闵傲娇伸出手点了点朴智旻嘴唇,又极其无辜的收手闭眼。
就这样?!
噢凑。朴智旻心里咬牙切齿开始列闵玧琪十宗罪。
“不要偷偷骂我,不然真没了。”
“难道有……”抬头还嘴被堵上。朴智旻还是讨到了自己要的“表示”。
“哔哔——”啊!这个神奇的铃声!
“噢凑。”谁啊这么不要脸。闵玧琪在朴智旻嘴唇上啾了一下爬起来拿被朴智旻扔到床尾的情敌。
金硕珍啊。
“起床了闵玧琪,吃饭了闵玧琪,你不会还在床上吧闵玧琪。”似乎和朋友玩儿的欢乐呢,还不忘打电话提醒自己起床,好室友呢。
“在床上。刚醒。哥继续玩,不要打扰我们。”
噢凑,这电话挂的真干脆。金硕珍郁结,好心当做驴肝肺。不要打扰我……们?
噢凑!
“睡吧。”重新躺下裹好被子把朴智旻按回刚刚的位置,整个人一秒到达临睡状态。
“啊……”有些可惜的一声,嘟嘟囔囔扒住闵玧琪不甘心地闭上眼。

当面抱怨人真是可爱。闵玧琪轻轻弯起了嘴唇。
冬天嘛。被窝,暖气,热水。
最重要的是,你呀。



*
放假几天的失踪人口朴智旻和闵玧琪的故事
我也要失踪一阵子辣🐶去往我的大东北
希望甜到你们(虽然并无新梗的运用也是情节废)
酱内